「握住那日光的刀子」

此号废除,有缘见。

声明

关于我那篇织太的《无神论者》被挂,我有以下声明。

首先我不想起争执,当然你可以说我虚伪,但这是我真实想法。起争执在我意料之外,这只能说明我文艺不精。别人的文都没有争议怎么偏偏就我这篇有争议呢?所以无论结果,就这点来说,我是有错的。因我而起争执,使文野圈乱上添乱,是我的错。

再者。我没有参考任何人的文去写那篇织太,这是我必须要表明的。A子的那篇《Sinners》我的确看过,而且很喜欢,但至少是一年多前,也许是两年,你也早就把这篇文删了。我除了记得设定是神父与杀手外,其余基本淡忘了,我也没有存。你可以不信,但事实便是如此。我的设定里是有神父的角色,但除此以外我没见到其他相似的设定。

你说我抄...

【瞩目】【瞩目】【瞩目】

我早上那篇《无神论者》出了争议,希望看到这条的人立刻取关那篇文,谢谢配合。

[织太织]无神论者

《无神论者》前
织太织

>>>
我曾信过这世间确乎是有神明的,也信过那些拖曳着纯白长袍吐露缄言的教徒是引渡灵魂的使者。他们袍角绽染的鲜红是天国花园里盛放的褪刺的玫瑰,腕间悬挂的十字架上缠绕着渗血的铁青色荆棘。我仍记得我受洗那日的穹宇澄蓝,教堂突起的尖顶上停驻着灰翅的鸽群,手持鎏金权杖的主教好似天光底下暮降的天使,缀满繁纹的袍服在琉璃投落的光影里织出银河。主教取来圣水点在我的额间,为我指明越渡红海的道路,路上风息尽止日光普降,浊泥与罪孽再不能侵扰我身。

于是我便成了名神父。我布施善道,坚信这世间没有还不完的债也无赎不清的罪,整日对着殿墙的壁画颂唱圣言以荡涤灵魂。来我这里倾吐罪行...

© -狱鸟- | Powered by LOFTER